观中国 | 全球化“退潮”言过其实,中美都需要做出调整

导读:

当前全球进程化虽然遇阻,但如果说全球化“退潮”则言过其实。全球化要经历调整,中美作为主要大国也需要做出调整。美国近年来频繁“退群”就是以退为进的战略调整,而并非是在主动让出世界领导地位。中国要更积极地维护和推进一个开放、共融的全球创新体系。

作者:姚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虽然全球化目前遇到较大阻力,有“回潮”之势,但全球化“退潮说”,有点言过其实。全球化要经历调整,这个调整是必然的,美国需要调整,中国也需要调整。中国体量太大,做的事情对世界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所以我们仍要积极地维护和推进一个开放、共融的全球创新体系。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上一轮的全球化总结起来有三大特征:

第一,全球经济真正实现了一体化。冷战时期有社会主义阵营、资本主义阵营,1991年之后才真正实现了全球经济的一体化。

第二,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改变了世界经济的格局。

第三,美国经济的金融化程度不断加深。美国在1999年出台了金融现代化法案,允许银行混业经营,这使得美国金融业迎来爆发式增长。事实上,美国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过度金融化。

中国做大做强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在全世界的经济地位仍在上升。2009年,中国的GDP总量只有美国的34%,到2019年达到美国的68%。这意味着中国经济的名义增长率要比美国每年高7.2%。如果以美元来计价,平均增长率要超过10%。

图片来源:新华社

《财富》500强企业名单中,2008年中国企业只有37家,2019年达到119家,和美国只差两家,今年达到133家,超过美国。2008年中国讨论的问题是在500强榜单上的企业太少,现在讨论的是中国企业为什么大而不强,因为中国排在前面的企业全是银行。

其实“大”就是“强”,能有这么多的500强企业说明中国有实力。中国的崛起对美国的冲击除了贸易不平衡,还有就业、技术方面的赶超。中国在人工智能、机器人、移动通信、数字金融等多个领域进入世界第一阵营,已经可以跟美国平起平坐,甚至个别领域超越了美国。

美国“以退为进”

中国要意识到,美国的行为并非完全针对中国。其自身作为多年的全球领导者,面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格局,也有切实需要调整的空间。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多年来,美国为建立和维持世界贸易体系有过不小的付出。比如,WTO规则是美国主导创造的,这对世界经济一体化和经济增长具有巨大意义,美国本身成为中国产品的最终需求者和最大外需。如今,美国国内的经济和政治不断极化,1%的最高收入群体财富比例不断上升,超过总财富额的30%,而50%的最贫穷人口的收入在过去50年里没有实质性增长,政府没有合理的二次分配调节制度或改革,造成美国的极化现象不断加重。

美国国内的极化,在一定程度上使美国没有足够的精力和财力再像过去一样为全球经济秩序付出,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不断“退群”,但不应简单地把美国“退群”理解为美国在主动让出世界领导地位。

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且依然十分想保持自己的强大和世界领导地位。同时,中国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取代美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旗手”。美国的“退群”是美国“以退为进”的战略调整,目标是为了更好地保持世界第一。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美国只是从策略上不再想为世界提供那么多免费服务,以后要想获得美国的服务,各国需要付费。谁不想付费,就要完全按照美国的规则来。美国其实是通过“退群”的方法,用自己的标准在重新构造新世界体系。

合作仍是主题

2019年10月28日,我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讲席教授丹尼·罗德里克 (Dani Rodrik)、上海纽约大学常务副校长杰弗里·雷蒙 (Jeffrey S. Lehman) 作为联合倡议人,发布了一份37位学者签字的倡议,大家都认为全球化需要调整,应该将政策分成两部分:

一部分是杜绝以邻为壑的贸易政策,包括对本国产品的出口进行限制,比如美国对中国的产品限制、低价倾销、竞争性贬值、补贴跨境并购等。这种以牺牲别人来获取自己好处的政策都应该停止。

另一部分是国内政策可以作为可谈判项目进行协商。美国要意识到中国目前所处的经济阶段还必须要有一定的政府介入,无论是政府补贴还是国有企业,必须再存在一段时间。中国反过来也要认识到,美国也需要一定的调整空间,中国的全面冲击对美国造成了巨大难题,美国在地理、时间上都需要进行空间调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接下来,中国一定要致力于维护和推进开放共融的全球创新体系。

国际上,中国要积极参与WTO改革,主动帮助重新建立新的规则。在补贴问题、发展中国家待遇问题、国有企业问题方面,中美双方可以深入去谈。同时在国内,我们要切实减少政府干预,除了少数技术路线比较成熟的产业,比如芯片,应该有政府一定的资金进入和相关扶持之外,其他的一定要交给市场。市场才是创新主体。

我们要与美国保持经贸领域的深度融合,完全脱钩是不可能的。中美贸易谈判正在进行,美国要中国买他们的东西,说明从某种意义上美国还想跟中国在一起,这是一个跟美国深度融合的绝佳机会;而且我们也需要从美国进口能源、大豆、飞机等。可能因为疫情,按照原计划在两年内谈妥有难度,但延长到三到四年完成也是有可能的。

中国和美国作为大国,都要致力于形成一个既有竞争,同时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最大程度地避免滑向“热战”。一个纵然激烈但保持良性的竞合关系,即“竞争+合作”的关系,对中美和整个世界都有利。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